舆情失控,危机目不暇接!2019年A股负向舆情百案榜发布

发布时间:2020-03-10 13:53:36【来源:新浪财经】

2019年的中国资本市场,股指走势波澜不惊,舆情危机却是目不暇接。

有创始人涉嫌犯罪的,比如,葵花药业创始人涉嫌故意杀人被逮捕,新城控股创始人涉嫌猥亵女童被刑拘;有家族丑闻的,比如,步长制药老板花650万美元为女儿买了斯坦福学历;

有企业高管出言不逊的,比如,大族激光董事长怒怼央视记者,“你是个什么角色?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”,迈瑞医疗董秘蔑视小股东,“只有100股,也来参加股东大会,不知是什么居心”;有爆发产品质量危机的,比如,洽洽瓜子二氧化硫超标,同仁堂“过期蜂蜜门”;

有企业财务造假的,比如,康美药业滑天下之大稽的300亿元“会计差错”,以及康得新的122亿“不翼而飞”;还有黯然摘牌退市的,比如,去年爆发疫苗危机的长生生物,最终走向了消亡,以及被百亿负债压垮的雏鹰农牧,也诀别了A股

各家的负向乃至失控的舆情,可以说是你方唱罢我登场。就上市公司而言,负向舆情究竟包含哪些要素?怎样评估舆情的影响?如何控制舆情改善自身的资本形象?这些都是摆在上市公司面前的课题。

在外界看热闹之余,《经理人》杂志基于上市公司舆情大数据,推出了“2019年A股负向舆情百案榜”,对所监测到的2019年以来上市公司的典型负向舆情信息,进行了不同层面和角度的分析与梳理,以期给业界些许启示与反思。

本年度负向指数“爆表”公司多达13家,排前三位者分别为*ST康得、ST康美、暴风集团。今年上市公司负向舆情整体呈现四大特征:一,股东危机、经营危机、关联方侵占孪生相伴;二,经营丑闻黑天鹅频出;三,实控人、高管被拘案件高发;四,摘牌退市猛增。

2019年10月30日,暴风集团(300431.SZ)的一则公告又引发吃瓜群众的强势围观。根据公告,暴风集团除已被批准逮捕的总经理冯鑫外,其所有高级管理人员全走光了,就连协助信息披露事务的证券事务代表也已辞职。旋即,深交所紧急发出了“快招人”的关注函,要求公司确保经营稳定、信息披露及时。

曾经的创业板明星公司暴风集团,此时已是风雨飘摇。暴风集团发布的三季报显示,公司前三季度营收同比下滑90.95%;归母净利润-6.50亿元,同比下滑184.50%。在更早之前的7月28日,暴风集团创始人冯鑫被爆涉嫌行贿被拘。

回顾4年前上市之初,暴风集团踏着A股史无前例的36个涨停板冲击400亿市值,一时风头无二;而今,其市值已蒸发超过95%至不足15亿。

2019年的A股市场,类似暴风集团这样满是负向舆情的个案不在少数。

在全国经济增速换档的背景下,企业的经济效益有着最直观的呈现,而其中最具实力的上市公司更是有着“晴雨表”的地位。数据显示,A股3722家上市公司中,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增长的仅为1878家。换句话说,约有一半的上市公司净利润下滑乃至亏损,赚钱明显比之前难了。

企业经营承压,难免会面临更多的突发事件,而这些事件一经披露以及被媒体关注的话,就很容易变成舆情黑天鹅。

2019年,A股上市公司负向舆情整体状况如何?《经理人》根据所监测到的上市公司典型的负向舆情信息,编制了“2019年A股负向舆情百案榜”——即负向指数最高的100家公司,呈现了本年度A股负向舆情轮廓,并展开了详细的分析与数理。

百案榜全貌:13家公司负向指数“爆表”

就上市公司负向舆情传播情况,我们独家设计了一套“负向指数”体系,以对某一上市公司的年度负向舆情进行相对量化的评估。负向指数按照如下步骤计算:

首先,将上市公司的负向舆情归为四大类:业务类负向舆情、合规类负向舆情、关联方类负向舆情、不属于前三者的则归入“其他类”。

其次,每一类别的负向舆情下设数个负向指标。比如,业务类负向舆情下设业绩下滑、经营丑闻、经营危机、经营停滞、破产重整等指标;合规类负向舆情下设监管问询、监管处罚、立案调查、高管被拘、实控人被拘等指标;关联方类负向舆情包括股东危机、内幕交易、证券操纵、关联方侵占等指标。

再次,每个类别的负向指标根据严重程度,赋予15不等的负向值。比如,业绩下滑的负向值为1,经营丑闻的负向值为2,经营危机的负向值为3,经营停滞的负向值为4,破产重整的负向值为5。

然后,根据《经理人》的舆情监测系统显示的事件传播热度,我们将计算出各公司本年度的舆论关注度数据,数值范围为110。舆论关注度受两个因素的影响,一是企业自身的知名度,二是事件本身的爆发度(两个性质同样的事情,因为企业知名度不一样,其引发的关注也不一样)。

最后,根据各公司的各个负向指标累计值及舆论关注度,最终计算得出该公司的负向指数。

本年度的“A股负向舆情百案榜”(详见文后所附榜单)显示,入榜的100家上市公司,负向指数从285到14不等,负向指数高于100者多达13家。排在前两位者分别为*ST康得(康得新,002450.SZ)、ST康美(康美药业,600518.SH),负向指数分别为285、237.6,也是仅有的负向指数超过200的;排在第三位的是暴风集团,负向指数167.4;第410位分别为派生科技(300176.SZ)、ST天宝(002220.SZ)、深大通(000038.SZ)、乐视网(300104.SZ)、*ST鹏起(600614.SZ)、恺英网络(002517.SZ)、长生退(长生生物,002680.SZ)。

康得新的负向指数之所以高居榜首,在于其各负向指标的丑闻全面爆发。本年度内,康得新不仅出现了经营危机、股东危机、市值大跌等恶劣形势,还持续收到交易所及证监局的问询与处罚,甚至引来了证监会的立案调查,更进一步,其还存在财务造假、关联方侵占、实控人被拘等资本市场丑闻,特别是其存放于北京银行的122亿存款“不翼而飞”,将其送上了各大热搜榜。这一系列事件,使得康得新的舆论关注度持续居高不下。

排在第二位的康美药业,几乎可以说是本年度和康得新齐名的“明星丑闻公司”。本年度内,康美药业涉及的负面事件包括业绩下滑、市值大跌、监管问询、监管处罚、立案调查、财务造假、关联方侵占等等,特别是其披露的300亿“会计差错”,招致了无数的舆论讨伐。

负向指数排在第三位的暴风集团,一如本文开头所描述的危机缠身。短短4年,暴风集团走完了从高光时刻到几近破产的生命历程,堪称从云端跌落并且滑向万丈深渊的典型代表。

横向来看,“百案榜”中涉及的负向指标共计19个,其中,监管问询、监管处罚、股东危机、经营危机等指标所涉及的上市公司数量靠前。入榜的100家上市公司中,收到了监管问询函的高达82家,控股股东爆发了危机的有46家,领了监管处罚的也是46家,自身经营出现危机的也有42家(图1)。

负向指标中涉及公司最少的是暴力抗法,唯一一家出现了“暴力抗法”的公司是深大通。2019年5月22日,在证监会4名调查人员上门送达立案调查通知书时,深大通方面人员对其进行言语攻击、恐吓、推搡,甚至摔坏调查人员的执法记录仪。

分享到:

更多精彩资讯,请点击瑞丽网:www.ruili.cc

热点阅读

今日热点
  热搜
Copyright © 2013-2020 All  www.ruili.cc rights reserved. 联系我们:744 891 154@qq.com